TPP对上海发展的影响及应对措施研究
2017-03-06 16:44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是目前已经达成的全世界最大的区域贸易投资协定。与过去传统的区域贸易协定(RTA)、自由贸易区协定(FTA)或双边投资协定(BIT)不同的是,TPP强调全方位“战略合伴关系”,涵括了包括货物贸易、投资、服务贸易、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标准、环境标准、竞争中立和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等多领域内容。由于其范围大、内容广、标准高、要求多,因此被认为是下一代“国际贸易投资新规则”的代表。

TPP对缔约方和非缔约方的直接影响主要体现在贸易与投资的转移以及对GDP增长的贡献,这些影响目前已经开始显现。更值得注意的是,TPP对全球价值链和世界经济格局的深层次影响,表现为:TPP建立了一套“国际贸易投资新规则”,是对21世纪全球价值链发展需求的响应;TPP作为目前已经达成的第一项“巨型区域协定(MEGA)”,将在亚太市场重塑具有歧视性和封闭性的区块价值链;TPP可能改变亚太区域现有的分享式供应链模式,同时也将通过规则与标准提升构建对跨国公司特别有利的价值链生态。总体来说,TPP对中国和上海的影响基本上是负面的;它所反映的一些趋势和产业战略布局,也须引起上海的重视。

一、TPP意在塑造具有歧视性的封闭的区块价值链

全球价值链模式所需要的新型贸易规则应当具备以下特点:(1)将贸易、投资与服务融合;(2)深入到国境之后,即国内经济管理的进一步一致、协调和便利化;(3)由于成本不断上升,跨境服务提供将可能成为重要的贸易模式,因此应当成为贸易规则的重要内容;(4)松散的合同关系,要依靠更强有力的对知识产权、技术、秘密和信息、人员流动、公平竞争等的保护;(5)传统的贸易救济手段,对全球价值链的伤害是直接的,因当进一步限制使用;(6)从参与全球价值链最大范围的发展中国家利益来说,考虑到中间品贸易的复杂性,其在全球价值链的实质受益应当通过更有弹性的原产地规则、特殊与差别待遇、能力建设等条款来保障。

TPP作为目前唯一达成的MEGA,其影响力是巨大的。它对全球价值链的需求的响应主要体现在:它用较大的篇幅协调边境后的自由化与便利化;它将投资、服务贸易上升到更为重要的角度来规范;它强调更公平的竞争、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标准、劳工标准和环保标准。这都将有利于全球价值链的发展。但它在依靠更严格的原产地规则来发展歧视性贸易上,仍然执守美式标准。这意味着它将强行控制和改变该区域内全球价值链的布局,它仍然执着于以最终目的地的出口利益来胁持和影响全球价值链的未来趋势。

因此,TPP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是两面的:一方面,它全面纳入全球价值链所需的21世纪贸易投资规则内容,进一步降低边境后的壁垒,通过将货物贸易、投资、服务和数字贸易融合协整,有利于加大全球价值链的纵深和提高效率;另一方面,它未能摆脱目前RTA中“意大利面碗”的问题,将加重区域性的歧视和分割,在这一点上,美国希望以最终市场来控制全球价值链的走向,与现有的亚太区域侧重中间品贸易和分享生产的价值链模式背道而驰,一意贯彻自己的战略意图,这可能扰乱整个亚太区域,乃至全世界的经济格局。

二、TPP着眼于以标准和规范构建21世纪价值链生态

TPP为代表的美式贸易投资协定,其意图在于以此类MEGA为基础,依靠价值链终端市场的影响力,将分散的网络化的亚太价值链,重塑为按照以美国为控制核心规划的几条集中路线,也可能引起一些行业地区枢纽的转移,如纺织、服装、钢铁、汽车、计算机制造、数据服务等。TPP希望将主要的中间品贸易路径简化为该区域内特定的供应商,将资金、货物与服务的流向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以终端市场的需求固定整个价值链的标准与规范。

TPP正文包括30章,计599页,是缔约方共同遵守的一般条款;附件则有5775页,涉及各缔约方的具体承诺。这一框架的出发点,是响应全球价值链的发展需要,同时也有调整亚太区域价值链分布格局的明显意图。但是,它也无法摆脱RTA区块化、封闭化的问题,作为MEGA它实际上加剧了RTA歧视性,以及对多边进程的损害。因此它的主体规则和内容要区分来看:一类加深全球价值链;一类有意封闭区块价值链。前者要以称之为代表先进的21世纪贸易投资规则,后者则仍然奉行推行数十年的美式标准,以及反映美国的战略布署重点。

除去第1章初始条款和总定义、第27章管理和机制条款、第29章例外和第30章最终条款这些所有FTA标准范式章节以外,涉及实质内容共有26章,可以分为四类。这四类的划分是以TPP作为21世纪贸易投资框架的特性为标准,分别为:未能实现实质突破的传统FTA一般货物贸易规则(发展区块供应链)、反映美国利益的重点发展产业和领域、响应全球价值链的深层次整合条款,以及平衡全球价值链受益不均的发展条款。

作为被称为“21世纪贸易投资新规则”的TPP,在响应全球价值链的需求方面,以下几个特点可为称道:(1)将贸易、投资与服务融合;(2)深入到国境之后,即国内经济管理的进一步一致、协调和便利化;(3)为未来的重要贸易模式——跨境服务贸易提供保障;(4)为价值链所基于的松散的合同关系,提供更强有力的对知识产权、技术、秘密和信息、人员流动、公平竞争等的保护;(5)进一步限制使用传统的贸易救济手

三、上海的应对措施

毫无疑问地是,TPP必然对上海近几年所努力创设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中心、四个中心和科创中心等建设造成影响,因为这些中心的建设实际上都依托跨国公司的区域化、网络化模式,依托中国和上海在东亚价值链中已经发展起来的重要枢纽地位。TPP的重塑意图,特别是其旨在削弱和孤立中国的设计,可能会动摇这些依托的根基和继续发展。

面对TPP可能对亚太价值链带来的冲击,上海应当着重从以下几方面入手进行应对:

1.由于TPP严格的原产地规则,以及在投资与服务贸易等章节所体现出的封闭特点,传统产品(包括纺织品、汽车零部件、机械装备、轻工业产品等)的贸易转移不可避免会发生,而且可能正在发生。为了减缓可能出现的贸易转移,同时也为了便利对外投资以转移产业压力,必须积极推进RCEP的谈判,以RCEP成员之间的互惠安排,间接享受TPP的待遇。即便如此,这些产业在上海的萎缩仍然将继续发生,产能和结构调整势在必行。

2.TPP所关注的高附加值产品、电子商务、跨境服务贸易、生物医药、知识产权交易等将是美国等跨国公司重大利益所在,也是未来产业链争夺的重心,这些产业链的发展必须依托完善的权利保护体系、创新水平、金融服务体系等。上海已有生物医药、专业服务和金融服务的良好基础,但在知识产权的扩大保护、电子商务的促进,以及跨境服务贸易的便利化等方面仍有不小的差距。

3.在上海自贸区已经试验的许多措施仍未触及本质,而且呈现碎片化的问题,许多措施各自为政,未能有清晰的整体的思路。本课题提出,要参照TPP的做法,将产业链的固化和拓展作为未来改革的目标。上海可以从两条重要的产业链入手:生物医药产品和物流速递服务,因为上海有基础继续发展这两项。必须厘清已经形成的这两个领域布局在上海的功能,将考查完善这两条产业链需要投入的要素,如何进一步配备相应的功能,促进其便利化。

4.亚太区域总部的设立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响应亚太区域原来的分享式供应链模式,这种模式是否会被TPP所引导的封闭式区块产业链所冲击,仍待后观。作为核心枢纽的中国仍应通过鼓励中间品贸易强化分享式生产模式,包括上海,须在税收、通关和检验检疫等方面加强对中间品贸易、物流的特别便利。同时,作为日益增长的亚洲最大消费地区,上海应更多地着重于吸引终端消费品和服务业的亚太区域总部。

5.必须承认,TPP的生效和实施将极大地提升亚太区域的营商环境竞争强度。许多高标准的国境后保护措施为了响应全球价值链深入发展的需求。基于此,上海有必要参照TPP的一些条款(主要是前述四类中的第二、三类条款),全面提升其营商环境。这种规则和软环境的参照和引进,是上海向新加坡、东京、纽约等重要节点城市进一步靠近所必须的基本条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