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BIT谈判对中国金融开放的影响以及上海应对策略研究
2017-03-06 16:47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中美BIT谈判至今已进行了25轮,其过程直接影响着中美以及亚太地区的经济合作,对全国的发展战略和对外经贸、投资及金融等各个方面都产生重要的催化作用。作为中国金融中心的上海无疑承载着对接中美BIT谈判的任务,上海自贸区在上海乃至全国接轨更高标准国际贸易投资规则中扮演着先行先行的角色。所以,我们必须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上海自贸区的建设进一步纳入到中美BIT谈判的框架之下,这也正是本课题的研究意义所在。本课题的基本思路是根据对中美BIT谈判进展和可能达成的结果分析,深入剖析其对中国金融开放以及上海金融创新改革的影响,并按照前瞻性与针对性相结合的要求,研究提出上海应对中美BIT谈判和协议影响的总体思路和相应的对策及建议。


本课题首先介绍了中美BIT谈判主要进程及当前现状,根据分析讨论协定签订的主要障碍,并就金融及投资条款做出了预测。在此基础上,深入对两个方面进行分析:一、中美BIT谈判对中国金融开放的影响;二、中美BIT谈判对上海金融创新改革的影响。本课题在重点分析这两个影响后提出相应的思路和对策。


(一)中美BIT谈判对中国金融开放的影响


中美BIT谈判推动了中美贸易的扩大,带动人民币跨境流动,促进国内外企业对金融服务需求的增加,外汇结算业务进一步扩大,进而影响中国金融开放进程,尤其是对中国的金融服务业、资本项目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造成一定的影响。在金融服务业方面,推动金融机构市场准入条件的降低,优化金融服务业结构,完善金融监管制度;在资本项目开放方面,通过沪港通、沪伦通和沪纽通的发展来进一步推进资本项目开放;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中美BIT谈判会在促进境外人民币的交易,拓宽投资、贸易渠道,调整国际收支双顺差等方面产生一定的影响,在对人民币国际化产生推动作用的同时也会对人民币风险管理和银行服务水平提出挑战。


(二)中美BIT谈判对上海金融创新改革的影响


中美双边贸易谈判,使上海在投资高度自由化和便利化中,获得投资和服务贸易的快速增长,为上海金融创新改革带来动力,有利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和自贸区金融创新改革。其中,中美BIT谈判会给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一个核心、两个重点”的推进思路提供动力,有利于金融机构种类的丰富,金融市场体系的完善,良好金融市场环境的构建,进而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构建。而自贸区是承接中美BIT谈判内容的试验点,外资的大量流入,人民币交易结算的频繁,有利于人民币利率市场化的改革;更多的外国投资者渴望参与到中国市场,这将会推动外国投资者投融资的门槛的降低,金融机构对区内金融业务和投融资便利的高要求,会促进以自由贸易账户为载体的投融资汇兑的改革创新。


但是,在享受中美BIT谈判对上海金融改革创新带来的改革红利时,不能忽略大量短期或长期资金中夹杂的投机性资金对金融市场的冲击,对金融体系稳定性的动摇,以及资金流动监督等,这些都是现有的金融防范体制所面临的问题。在分析了中美BIT谈判对中国金融开放整体的影响,又具体分析到对上海金融创新改革的影响之后,对于这些带来的推动力以及可能的冲击,上海亟需提出应对措施,作为改革“试验田”的上海自贸区无疑扮演着重要角色。于是本课题接下来讨论上海自贸区对中美BIT谈判的应对思路。


上海的应对思路分三步:一、营造良好投资环境;二、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的完善;三、加强自由贸易账户建设。首先深化自贸区体制改革,完善外汇转移、权益保障和金融创新等体制,为自贸区内可能发生改革创新营造一个法制健全、业务完善、体制灵活的投资环境。其次,完善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来防范外资的进入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是上海自贸区应对中美BIT谈判的关键之处。其中,对准入前国民待遇进行三个方面制度的“转移”:管理方式由“审批制”向“备案制”转移,“双轨制”向“统一立法”转移,管理重心由事前严格审查向事后监督转移。而对负面清单的完善,主要从表达方式、透明度机制以及内容设置这四个方面入手。最后,加强自由贸易账户的建设,在业务种类和监管制度方面进行完善,以应对中美BIT谈判导致跨境资金汇入汇出和投融资便利要求的提高等需求。


本课题的最后一部分从五个方面对上海的金融创新提出建议:一、把握人民币国际化、上海自贸区和中美BIT谈判等重要机遇,使沪港金融联动迈上新的台阶;二、鼓励资金走出去,吸引资本引进来,进而实现人民币资金的双向流动;三、为方便企业向海外市场开拓,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可考虑在上海自贸区内建立离岸金融市场;四、为了推进监管便利化,上海自贸区可建立综合金融监管平台,进行“一站式”管理;五、提高应对风险防范能力,以便能够在享受中美BIT谈判带来的利益同时维持国内市场的稳定。


(一)加强沪港金融联动建设


沪港金融联动可以继续在金融机构、业务、市场和监管等方面进行加强,并推进在人民币离岸业务和市场风险管理上的探索。其中,对于人民币离岸业务的完善,可采取的措施有:建立沪港两地货币沟通渠道,共同完善人民币现钞与资金的清算渠道;香港与上海证券交易所互相创设、挂牌交易所ETF产品,逐步实现两地交易所的融合;对香港设立的石油、黄金、大宗原材料等期货产品中以人民币计价的部分,只能使用境外人民币交割。此外,中央银行应当建立适当的干预机制,尽可能地减少国内金融汇率汇率出现大规模波动的概率,有效管理汇率波动对“沪港通”交易的影响。


(二)增进人民币资金双向流动


上海自贸区进一步拓宽境外人民币回流渠道,便利人民币资金双向流动的主要建议包括:自贸试验区内企业和金融机构依照宏观审慎的原则从境外借用人民币资金,投于和国家宏观调控方向相符的领域;区内金融机构和企业按规定在境外发行人民币债券所募集的资金可调回区内使用;自贸试验区在充分利用全国统一金融基础设施平台的基础上,提供更加便利的人民币计价的交割和结算服务;向自贸试验区内就业并符合条件的境内个人适当开放各类人民币境外投资等。


(三)加快离岸金融市场的建设


考虑我国金融市场的发展状况,成熟度等情况,在上海建立内外分离型模式比较符合国情。并且基


于大陆特殊的经济形势以及上海独特的金融地位考虑,可以对上海离岸金融市场进行差异化建设。而建设“内外分离混合型”离岸金融市场可通过以下方面;扩展分类别离岸参与主体的规模,实现分阶段风险调控与税收调节,完善风险动态调控;推进分步离岸业务融资导向;落实分目标法律监管等措施,以解决分离—混合模式离岸金融市场发展过程中“特立芬”难题。


(四)加强金融综合监管的建设


上海自贸区对金融综合监管的建设可以从三个突破点入手,即实施全面覆盖,加强跨界协作、解决监管重叠等问题以及推动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通过这三个突破点可以在成立金融监管联席会议、搭建基础设施建设和发展行业协会这三个方面进行探索,发挥自贸区的创新优势,开展综合监管试点,提升整体监管能力,提高金融风险防范水平,保障金融安全。


(五)完善自贸区风险防范


参照中美BIT谈判在透明度、外资保护和国有企业方面对中方提出的高要求,上海自贸区在尽力提升谈判中出价的同时也不能放松对风险的防范。对于实现透明度的过程中,需要循序渐进,先在法律法规上公开,其次是逐步完善公众参与的相关规章制度;对于外资流动,要有效的引导外来资金投向以支持中国的市场建设,不放松对资金动向的监控;建立一定的机制来确保我国企业在国外的合法权益得到保证;并且分层次、分领域逐步推进金融领域的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