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运行的影响及对上海的推动作用研究
2017-03-06 16:47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亚投行的创立不仅带动亚洲国家基础建设发展,而且有助于中国参与国际事务,提高国际话语权,拓宽投资渠道,并且促进经济持续增长,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一、亚投行设立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新的变化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带来国际金融体系新变化,使中国在全球事务中的领导力崭露头角,中国已从过去的全球化事务的参与者,成为全球化事务某些领域的引领者和规则的积极制定者。亚投行设立为全球金融治理注入新鲜血液,改善全球金融治理结构并有助于国际金融治理规则的重塑。


1.亚投行为基础设施投资领域注入新的资金,弥合巨大的融资缺口,构建亚洲内部储蓄—投资转化机制的重要平台,有助于促进全球经济再平衡,进而维护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


2.亚投行为改善全球金融治理提出了新思路。亚投行属于增量意义上的全球金融治理改革,有利于弥合传统和新兴两个既有治理体系之间的矛盾和冲突。目前亚投行对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将发挥“催化剂”的作用。利于推动IMF的改革,扩大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3.亚投行的成立促进国际金融治理向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亚投行遵循开放的多边主义,立足于打造利益、命运和责任共同体,最终实现共同发展与繁荣的新的全球金融治理理念。改变以往以G7为核心、以美欧等发达国家为主导、以美元霸权为特征的“一超独大”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在不同的金融机构之间形成良性的制度竞争。


4.亚投行运行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推动国际货币体系均衡化发展。中国与各国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核准RQFII、协定货币互换协议、推进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建设,都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重要步骤。人民币加入SDR,国际货币属性逐渐显现,提高其贸易结算、储备能力国际信用,中国参与国际货币体系得到深化。亚投行成立后,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推动国际储备向多元化的均衡方向发展。


5.亚投行与现有全球及区域性国际金融机构之间相互补充。基础设施投资是世界的一个“短板”,却是中国的“长项”,亚投行专注于亚洲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区域基础设施一体化,能够弥补现有国际金融机构的资金供给不足和职能缺失,无疑是对国际金融体系的有益补充。


二、对亚投行的运行机制研判


根据《亚投行协定》所披露的信息以及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先生在多个场合做出的表态,结合世界上其他多边开发银行的运行经验,对未来的亚投行的治理和运营做出判断。


首先,中国在亚投行不谋求长期拥有一票否决权,有利于吸纳更多国家加入亚投行。


其次,亚投行的以经济增长、促进区域合作、保证可持续发展作为战略运营目标,以基础设施投资为核心业务。私营部门投资利润率较高,亚投行为保证自己有适度的盈利,适度重视回报率,在私营部门业务上将有所侧重,以保证发展中国家的股东国有持续参与亚投行的运营。


第三,将是一个开放、灵活、多元合作共赢多边开发银行。采购将面向全球,私营部门业务灵活利用PPP的模式,重视多边合作,并发行非核心货币债券,提高融资效率,并避免汇率风险。


第四,能源和交通会是亚投行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投资方向,智慧城市建设、地下管廊建设、水网循环建设等是城市化标准和最优先的基础设施项目,这些项目具有好的经济回报率,且风险低,是较好的选择。跨境基础设施是亚投行投资的一个重要领域。


第五,项目的融资模式将采取多种形式,AIIB的具体业务形式包括贷款、股权投资、贷款担保以及技术援助等,在融资模式上能够更有效的引入更多的社会资本如进入融资项目中,更加多样化和有效的引入PPP、BOT以及ABS等新型融资模式。


三、上海在亚投行的运行中可以发挥的作用


亚投行运行,将产生大量的经贸、投融资及商务往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自贸区、人才和基建企业可以在亚投行运作中发挥重要作用。


1.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为亚投行项目提供融资功能,为跨境资本流动提供重要通道。针对亚投行所投基础设施项目,支持境外机构和企业在上海金融市场发行债券,为区域基础设施投资提供融资支持。并且吸引主权财富基金、大型养老基金进驻上海。发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集聚与辐射功能,推进上海自贸区的金融开放,加快人民币国际化,促进地区域性投融资平台的建立。


2.以高端人才支持亚投行的项目良好运营。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深入分析,需要大量的研究人才,研究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对各国政策进行研判,对项目进行评估。上海可凭借的人才智库优势,推进对基础设施投资项目研究,积极推进国家之间基础设施建设合作机制研究,支持亚投行良好运行。


3.配合亚投行,推进上海基建装备企业跟进亚洲基础实施建设。亚洲很多国家正处于工业化、城市化快速推进过程之中,其基建市场蕴藏较大投资空间。亚投行带来的投融资便利将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亚洲基础设施投资。上海基建企业可聚焦亚洲新市场、新领域、新模式,支持基建装备企业走出去,配合亚投行推进亚洲基础实施建设。


四、上海借助亚投行推动城市发展的思路和举措


1.建设全球基础实施投融资中心,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发展。引进国际多边开发银行资金运营中心落户上海,设立国际基金债券市场,吸引主权财富基金、养老基金在上海集聚,进一步完善上海的金融市场,推进金融市场开放,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发展提供新的契机和动力。


2.借助亚投行运营发展离岸业务,推进上海离岸金融中心建设。发展债券市场是促进基础设施项目债券融资的重要方式,可以支持境外机构和企业在上海金融市场发行债券,通过培育全球债券、人民币债券、非核心货币债券、非核心货币债券、结构化债券、风险资本债券、绿色债券等债券市场,为基础设施投资提供融资支持。国际债券市场发展,有助于上海离岸金融中心形成。


3.吸引国际PPP融资机构落户上海,为全球基建的PPP项目提供服务支撑。PPP模式是国际公认的社会资本参与公共资源配置的有效途径之一,上海可鼓励以PPP项目融资为核心的金融创新,用好用足自贸区金融创新和开放优势,集聚国内外资本和机构,把上海打造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基础设施项目、资本和股权多层次交易中心,为全球基建的PPP项目提供服务支撑。


4.借助亚投行运营,推进自贸区金融改革。争取亚投行运营中心落户上海自贸区,吸引国际资金在上海集聚,包括外币计价资金,在增加结算、投资基础上,促使区域经济体增加人民币储备需求,需打通内外投融资渠道,进一步开放金融业,推进自贸区金融改革。


5.促进东亚、亚太地区贸易便利化,在一路一带的过程中,通过完善发展总结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在国际贸易、国际投资领域引领建设作用。


6.借助亚投行投融资平台,力推上海大基建和装备企业走出去。上海基建企业和装备企业逐渐走向市外和域外,随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实施,基础设施将呈现产业链化“出海”趋势,上海基建企业和装备企业在公路、桥梁、港口、隧道、电信等项目建设上具备国际竞争力。充分利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丝路基金等金融平台资金。,为上海基建企业参与国际基础设施和产能合作提供新的融资渠道,通过参与海外项目投资与建设,完善海外市场和全球化布局,实现自身经营战略调整和发展模式转型。

7.争取亚投行智库落户上海。创办全球基础设施建设高层论坛,发挥影响力和辐射力,把智库建设、上海科创中心和上海全球综合性城市的战略结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