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支持上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研究
2017-03-06 16:52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金融支持的作用和内涵

金融支持上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把握好三个出发点:一是深刻把握上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和重点任务;二是充分依托上海金融创新、开放优势,探索有特色的金融支持体系;三是切实针对金融支持的薄弱环节和存在的问题精准发力。力求使金融支持在上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承担好五大功能:“三去”的手术刀、降成本的加速器、补短板的催化剂、培育新经济的造血机以及改革的风控阀。

二、金融支持上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现状和问题

1.现状。一是采用差别化的信贷政策有效化解钢铁、水泥粉磨、船舶等行业的过剩产能;二是探索将原来以补助、奖励、贴息等形式直接拨付给企业的财政资金转变为政府股权投资,通过组建产业基金或创新引导基金引导行业发展,扶持企业成长;三是探索PPP、基础设施证券化等投融资机制创新,保障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四是依托多层次资本市场,积极拓宽企业投资和项目融资渠道,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五是发展普惠金融,缓解城乡发展不平衡,支持社会民生事业发展;六是构建“1 4”金融风险防范体系,维护金融稳定。

2.问题。一是产业结构调整的金融支持力度不足,在清理过剩产能以及新兴产业的支持力度需加大;二是目前无论是PPP还是各类政府引导基金,参与运作的主体以国有企业为主,市场化投入机制运用还不足,不利于提高资金的利用效率;三是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明显;四是市场出清的金融支持手段单一。

三、国内外金融扩大有效供给的经验借鉴

1.促进科技创新、新兴产业发展。以色列设立科学基金、双边产业研发基金等,为企业提供支持,并建立如果失败无需返回资本、如果成功则逐年返回资本的风险分担机制;以色列、德国等通过设立风险投资引导资金、提供信用担保、税费优惠、发展风险资本市场等方式,吸引风险投资加盟、提供风险投资退出渠道;韩国设立文化产业的投资基金,并提供专业化金融服务。

2.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淘汰落后产能。新加坡、日本等国通过政策性金融引导信贷结构和资金投向,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美国以及深圳通过大力发展并购基金,以杠杆收购、垃圾债券等方式,推动企业兼并重组;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拓宽融资渠道。如深圳市在前海股权交易中心设立创新型中小企业单独板块,并发布了全国首支“新四板”基金。

3.加强城市管理、完善公共服务。日本通过设立财政性引导基金、政策性扶持等方式,帮扶在建项目进行开发,吸引金融机构或者社会投资部门介入并追加投资;增加政府购买,充分运用PPP模式。

4.支持中小企业发展。韩、德、美、英、法等国政府通过进行政策性低息贷款、建立风险担保机制、专业基金支持等方式,为中小企业提供直接贷款或促进商业资本投资;支持互联网金融发展,成为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之一。

四、金融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路和重点举措

思路和目标:充分发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优势,抓住自贸试验区加快金融开放创新契机,深刻把握上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金融需求,坚持政府引导、市场主导,坚持区别对待、有扶有控,坚持创新引领、提高效率,坚持防范风险、严守底线,重点在促进产业转型、支持创新创业、补齐民生短板、降低企业成本、出清僵尸企业等方面下功夫,着力形成金融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制度安排和政策体系,实现上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目标。

近期可完善的重点举措如下:

1.充分发挥政府各类基金作用,引入市场化专业基金管理机构操盘运营,加大重点产业、新兴产业投资力度。一方面要继续发挥创业投资、产业转型等各类政府基金引导作用,积极探索设立战略性新兴产业基金、高端成长性产业基金、国际创新并购基金和并购资本中心等,积极吸引社会资本组合跟投。另一方面,深化各类基金管理体制改革,将基金运营职能委托给国内品牌券商或市场化投资基金,由其负责基金社会化组合和项目筛选、投资、风控,以利益捆绑形式保证资金利用效率,而政府重在监管、督导以及围绕政策目标等方面进行绩效考核。

2.积极推进金融业态工具创新,以金融创新引领改革创新,加大上海创新创业支持力度。一是探索建立新型金融机构。推动符合条件的机构和企业,发起设立民营张江科技银行。争取在上海试点成立专门服务于区域性股权市场的区域性小微证券公司,探索设立科技创业证券公司等新型金融机构。二是推进多元化金融服务体系创新。鼓励符合条件的银行机构为企业创新活动提供股权和债权相结合的融资服务模式,与创业投资、股权投资机构实现投贷联动。三是发挥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优势,鼓励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为科技企业提供本外币融资、人民币资金池等金融创新服务。四是大力发展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推进基于大数据、互联网、云计算的金融技术和工具创新,培育发展众筹、网络借贷平台、区块链等金融科技。支持各类股权众筹融资平台创新业务模式、拓展业务领域,推动符合条件的科技企业通过股权众筹融资平台募集资金。

3.着力推进PPP、基础设施资产证券化在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的应用,探索设立城市更新专项基金,补齐社会民生短板。一方面,针对上海发展阶段和实际需求,选择水务、环卫、交通等基础设施以及养老、体育、文化等社会事业等领域,引入社会资本参与,抓紧启动若干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示范项目,运用PPP、基础设施资产证券化等手段筹集资金。建议专门编制PPP发展规划,对PPP管理体制、需求趋势、项目清单等做出提前安排。同时,加快PPP融资二级交易市场建设,降低PPP基金投资的退出成本。另一方面,联合知名开发运营机构、基金等,共同发起设立城市更新专项基金,运用PPP等融资渠道,筹措更多资金支持旧区改造、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建设。

4.积极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完善中小微企业投融资机制,拓宽企业直接融资渠道,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支持企业开展上市、发债、资产证券化以及在“新三板”、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挂牌。扩大债务融资工具发行,引导企业积极运用交易所公司债、私募债、银行间市场非金融机构债务融资工具等直接融资手段。加强直接融资工具创新,发展项目收益债及可转换债券、永续票据等股债结合产品。依托上海中小微企业政策性融资担保基金,联手各类商业性融资担保机构,积极开展联保、分保和再担保业务,优化上海融资担保服务体系,为处于成长期的中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创新完善中小微企业担保风险补偿机制,引导各类担保机构加大对科技型中小微企业的担保力度。鼓励商业银行发展合同融资、技术贸易融资。鼓励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和知识产权保险两类业务的交叉支持。

5.以金融手段调整产业结构,促进“僵尸企业”市场出清,盘活存量资源。对仍有一定价值资产的关停企业实施兼并重组,支持兼并重组企业通过发行股票、公司债券、企业债券、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等方式融资,鼓励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公司、股权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等参与企业兼并重组。对仍具产业价值或前景的企业,直接纳入上市资产范围。对靠政府补贴和银行续贷等方式维持生产经营的企业,充分发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市场处置主体作用,通过盘活重组、坏账核销、不良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方式,积极推进“僵尸企业”不良资产处置。对于进入破产清算阶段的企业,在自贸试验区率先构建一整套的市场化出清机制,探索设立破产法庭,支持发展专业化的破产事务机构,推动“僵尸企业”尽快将资金设备撤出过剩领域,配置到新兴行业。

6.围绕“去杠杆”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研究制定金融诈骗、非法集资等高风险领域监测预警制度,强化P2P等类型企业日常监管和风险排查,建设金融安全示范区。督促银行机构真实反映、妥善处置不良贷款;落实证券、期货风险管控措施。加强对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融资租赁公司等机构的监管,严控杠杆率过度增长,切实防范风险。根据区县财政可承受能力,研究决定年度举借规模,逐步降低地方债务杠杆。